罗中展就少数民族的角度思考“一带一路”

918博天堂在线

2018-10-13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罗中展,中华科技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台湾台北罗中展(1958-),男,台湾台中人,中华科技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教授,主要从事民族学研究。

  内容提要:  “一带一路”是习近平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路”的整体发展倡议,是合并起来的一个宏观工程,强调要把此项倡议落实和区域开发与开放结合起来。 这是一个站在高度上的大项思考。

目前所看到的研究,多数观点是站在多数民族的角度去思考与分析的,然而“一带一路”所经过的国内沿线区域多是民族地区,就少数民族角度讨论“一带一路”不可或缺。   BeltandRoadInitiative(BRI)isanoveralldevelopmentblueprintandintegratedmacroplanproposedbyXiJinpingforbuildingthenewSilkRoadEconomicBeltand21stCenturyMaritimeSilkRoad,whichempha,comprehendandanalyzefromtheperspectivesofmajorities,yetfewfromethnicminorities,althoughtheRoadmoreorlessreferstotheethnicminoritiesareas.  关键词:  一带一路/依赖理论/少数民族/BeltandRoadInitiatives/dependencytheory/ethnicminorities  就目前的观察所知,“一带一路”通过众多民族地区。 随着“一带一路”的不断深入,各种开发项目将在沿线民族地区陆续开展和落实,各种经济成分的市场主体将和各民族社会发生更加密切的联系。 少数民族的社会文化传统仍然是左右民族地区发展的关键,在积极朝向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应当把少数民族的基本条件与情况考虑进来,从各民族共同发展的角度,创造共同繁荣的目标。   一、“一带一路”用意思考与发展策略  “一带一路”,从横向看,贯穿中国东部、中部和西部,纵向看,连接主要沿海港口城市,并且不断向中亚、东盟延伸。

这将改变中国区域发展版图,更多强调省区之间的互联互通。

这项工程的目标,就是将中国及周边的国家一起联系起来,不只是太平洋盆地区域,更要拉起中亚乃至欧洲,透过共同的合作,创造双赢与共利。

  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今天的中国经济希望改变自身的角色,要将过去中国扮演代工制造的世界工场,转型为最大的消费市场、世界市场,因此,在这波产业结构的调整过程中,中国经济一定是往下走的,短期内对原料需求会大减,减缓对国外的需求。 但是中国仍然不能放弃出口,维持生产大国的地位,同时更要维持国防战略资源的稳定进口与取得。

在这样的一个构想与思考下,如何达成这两项目标,需要多维度的考量。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如是说:“一带一路和自由贸易协议相比,是新型的国际区域合作的平台。

这个平台既反映了中国的发展需求,因为中国现在需要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要让更多的制造业可以更加均衡地走到其他经济体中,使得一带一路沿途区域内的经济更加发展、更加均衡,同时也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再平衡。 ”[1](21)这是个基于现实的考虑。

崛起中的中国向世界公开宣示了“一带一路”倡议。

所谓的“一带”,旨在打通从太平洋到波罗的海的运输大通道,形成连接东亚、西亚、南亚的交通运输网络。

所谓“一路”,旨在串联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临海港口城市,以亚欧非经济贸易一体化为发展长期目标。

  推动这一项超大的区域合作计划的用意,如学者指出的:“建立区域性国际中心可以逐渐达到经济合作和政治整合的双重目的。 就国际经济合作而言,可以促进与周边国家互利共赢,加快一体化进程;就国家安全而言,可以做到固本于‘心脏地带’,固城于‘边缘地带’,并以贯通两大地带来扩大中国的地缘优势,整合周边地缘资源以建立安全互信机制。

”[2](149)从这个说法看,中国的构想和倡议不是被动与消极的。   这个宏大倡议的基础,需要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互联互通,立基在基础设施、制度规章、人员交流上。 除了陆海空各方面的交通网络联通外,更要积极地实现五通,即所谓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交叉立体的联通关系。

当然,作为这样的一个宏大倡议在推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承担相当的风险,可以预期此一倡议不是一蹴而就的,但若经过时日的努力则会成果显现,符合当初所设计的效益可得。   “一带一路”将对民族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首先,丝绸之路经济带包括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新疆、黑龙江、吉林、辽宁、广西、云南、西藏、四川等省、自治区、直辖市,完全覆盖了我国少数民族相对集中的省区,基本囊括了东北、西南、西北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指出,建设“一带一路”对民族地区特别是边疆地区是个大利好,要加快边疆开放开发步伐,拓展支撑国家发展的新空间[3]。   “一带一路”对我国民族关系的发展会产生重要的影响,但这种影响是一种间接的影响还是直接影响呢?就许多调查与报告看,各民族地区发展情况并不一致,要想一起发展起来有其难度;很多民族地区因为受限于地理条件,或是资源相对缺乏,或是缺乏技术人才,面临着一系列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看待长期发展呢?  “一带一路”作为一项宏大倡议,将对民族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重要影响,使民族地区成为对外开放的前沿地带,将极大促进民族地区开放型经济的发展。

这样的社会经济变动,首先需要清楚说明倡议内容与执行步骤,如果没有取得沿线各民族的认同,贸然前进,难免会引起疑虑。   此外,“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势必会促进民族地区现代化和国际化进程,伴随而来的是外来文化涌出,以及与民族地区的传统文化产生碰撞,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中的核心价值观念会受到挑战,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会使民族成员发生文化冲击,进而可能动摇原有的民族关系格局。

如何让少数民族民众安心,尊重他们的社会文化发展,协助他们向前发展,消除他们的疑虑,这需要多站在少数民族角度来思考的。